欣欣今生意自尔为佳节。

 日期: 2019-08-09   点击: 

  兰叶春葳蕤,桂华秋洁白。欣欣此生意,自尔为佳节。谁知林栖者,闻风坐相悦。草木有本意天良,何求佳丽折。幽人归独卧,畅虑洗孤清。持此谢高鸟,因之传远情。日夕怀空意,人谁感至精?飞沉理自隔,何所慰吾诚?鱼逛乐深池,鸟栖欲高枝。嗟尔蜉蝣羽,薨薨亦何为。有生岂不化,所感奚若斯。神理日微灭,吾心安得知。长叹杨朱子,枉然泣岐。孤鸿海上来,池潢不敢顾。侧见双翠鸟,巢正在三珠树。矫矫珍木巅,得无金丸惧?美服患人指,高超逼神恶?今我逛,弋者何所慕!吴越数千里,梦寐今夕见。形骸非我亲,衾枕即乡县。化蝶犹不识,川鱼安可羡。海上有仙山,归期觉神变。西日下山现,冬风乘夕流。燕雀感昏旦,檐楹呼夫妇。鸿鹄虽自远,哀音非所求。贵人弃疵贱,下士尝殷忧。众情累外物,恕己忘内修。感慨长如斯,使我心悠悠。江南有丹橘,经冬犹绿林。岂伊地气暖,自有岁⑿。能够荐嘉客⒀,何如阻沉深。运命唯所遇,轮回不成寻。徒言树桃李,此木岂无阴。长日徒离忧,临风怀蹇修。佳丽何处所,孤客空悠悠。青鸟跂不至,朱鳖谁云浮。夜分起踯躅,时逝曷淹留。抱影吟中夜,谁闻此感喟。佳丽适异方,庭树含幽色。白云愁不见,沧海飞无翼。凤凰一朝来,竹花斯可食。汉上有逛女,求思安可得。袖中一札书,欲寄双飞翼。愁不见,耿耿徒缄忆。紫兰秀空蹊,皓露夺幽色。馨喷鼻岁欲晚,感慨情何极。白云正在南山,日暮长慨气。我有异乡忆,宛正在云溶溶。凭此目不觏,要所钟。但欲附高鸟,安敢攀飞龙。至精无感遇,悲惋填气度。归来扣孤单,人愿天岂从?闭门迹群化,凭林结所思。啸叹此寒木,畴昔乃芳蕤。向阳凤安正在,日暮蝉独悲。浩思极中夜,深嗟欲待谁。所怀诚已矣,既往不成逃。鼎食非吾事,云仙尝我期。胡越方杳杳,车马何迟迟。天壤一何异,幽嘿卧帘帷。——唐代·张九龄《感遇十二首》

  ⑹三珠树:传说中的宝树。本做三株树。见《·海外南经》:“三株树正在厌火国北,生赤水上,其为树如柏,叶皆为珠。”

  “兰叶春葳蕤,桂华秋洁白”二句,互文见意:兰正在春天,桂正在秋季,它们的叶子何等繁茂,它们的花儿何等洁白。这种互文,现实上是各各兼包花叶,归纳综合全株而言。春兰用葳蕤来描述,具展开阅读全文 ∨张九龄(678-740) : 唐开元尚书丞相,诗人。字子寿,一名博物,汉族,韶州曲江(今广东韶关市)人。长安年间进士。官至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后罢相,为荆州长史。诗风清淡。有《曲江集》。他是一位有胆识、有远见的出名家、文学家、诗人、名相。他忠耿尽职,守则,婉言敢谏,选贤任能,不徇私枉法,不,敢取恶做斗争,为“开元之治”做出了积极贡献。他的五言古诗,以素练朴实的言语,依靠深远的人生慨望,对打扫唐初所沿习的六朝绮靡诗风,贡献尤大。誉为“岭南第一人”。

  张九龄(678-740) : 唐开元尚书丞相,诗人。字子寿,一名博物,汉族,韶州曲江(今广东韶关市)人。长安年间进士。官至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后罢相,为荆州长史。诗风清淡。有《曲江集》。他是一位有胆识、有远见的出名家、文学家、诗人、名相。他忠耿尽职,守则,婉言敢谏,选贤任能,不徇私枉法,不,敢取恶做斗争,为“开元之治”做出了积极贡献。他的五言古诗,以素练朴实的言语,依靠深远的人生慨望,对打扫唐初所沿习的六朝绮靡诗风,贡献尤大。誉为“岭南第一人”。► 223篇诗文

  公元737年(唐玄开元二十五年),张九龄由尚书丞相贬为荆州长史。晚年遭馋毁,忠而被贬,“每读韩非《孤愤》,涕零沾襟”(徐浩《张公神道碑》),遂做《感遇十二首》。

  这首诗是诗人谪居荆州时所做,宛转含蓄,依靠遥深,对扭转六朝以来的浮艳诗风起过积极的感化。历来遭到评论家的注沉。高正在《唐诗品汇》里指出:“张曲江公《感遇》等做,雅正冲淡,体合《风》《骚》,骎骎乎盛唐矣。”

  ⑼“高超”句:显要会遭到的厌恶。高超,指地位卑贱的人。西汉扬雄《解嘲》:展开阅读全文 ∨选析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9-2022 http://www.whgznk.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